溯洄从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

三言一案平淡无奇

三言一案平淡无奇

壹•惊岁晚

三月草长,四月雁回。

十里桃花声势浩大的铺满了春寒消退的南屏山,似将这江南的山水全给拽入了融融春意之中,端的是处处可堪入画的好景致,惹得过往的路人皆忍不住驻足玩赏。

穆玄英听说这事的时候,只是微微的笑着,''可人姐姐果然是兴致高雅,方能赏得了这盎然春景。''

开阳坛主听他这话,虽是夸赞之词,却半点没扣在主题上,不温不火的模样倒是穆玄英一贯的风格。

她不开口,穆玄英也不生气,继续接过方才的话头,''只是这武王城的守卫至关重要,谢叔叔曾百般嘱托城中守将不可擅自离岗,玄英在盟中资历浅薄,更不敢因私自外出游玩而耽误了盟中事务。''

可人知他向来措辞委婉,即便反驳对方也从来不肯直言直语让旁人难堪,此番话语之中已是拒绝之意,怕是自己再劝他也是无用之举。

''......玄英,武王城的守卫固然是重要,可你的状态一样是我们记挂的,此番前来,其实也是谢盟主的意思,他希望你能早些振作起来,切勿就此沉沦倾颓下去啊。"

温润的青年仍旧是不吝惜他的微笑,弯了眉眼的样子瞧上去似与往常无异。

''让谢叔叔和可人姐姐费心了,玄英早已不是当年只会哭闹的孩童了。孰轻孰重,玄英心中自有分寸,还请可人姐姐转告各位前辈,不用为玄英担心。''
青年的那双眼睛依旧是干净无暇,轻易便可取得人们的信任。

''唉,罢了。''清冷的女子竟忍不住叹气,''今日早些歇息吧,你的精神可不像你说的那么好。至于其他,我会代你向盟主转达的。''

''那便谢谢可人姐了!玄英先回房中了。''穆玄英向她道谢便起身往外走。

青年的背影笔直挺拔,逆着光的一瞬不禁让她有些恍惚......快十年了吧,从那孩子被林瑜和孔真带回浩气盟,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当初不及她腰高的小小少年整日想着去找他失散的兄弟,腿伤未愈便急着要返回被山贼毁去的村子,去寻那相依为命的兄长,得不到允诺誓不罢休。

那时的少年不似如今这般稳重,而剑圣之徒一贯寡情冷淡,看着费劲哄劝也收不到半分成效的小孩很是有些不耐,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拧了眉看过去,''你的这条命可是我们浩气盟费了好大气力才救回来的,就算你自己不在乎,也得给我好好回去躺着!''

也许是被这充满了责备的冰冷语气震慑住了,小孩睁大了双眼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格外惹人心疼,他盯着拽住自己衣领的少女,过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可,可小雨哥哥他......''声音细若蚊喃,但口中依旧念着他时时挂在嘴边的哥哥。

可人冷冷的看着他,语气丝毫没有松动,''你这般不明事理,受了重伤也还如此缠人,只怕你那小雨哥哥也是不想要你了的。”

“不、不会的!小雨哥哥他会来找我的!”少年的情绪分外激动起来,涨红了脸孔极力辩解着。

“一定不会?”浩气盟最年轻的坛主沉着冰雪雕砌的眉目,轻哼一声,“你被救回浩气盟已有不短的时日,但为何仍不见你的哥哥来找你?”

这句话说完她便后悔了,因为她清楚的看到此前无论治疗有多疼都咬着牙关不肯哭喊出声的少年,此时两眼却在一瞬间沁出眼泪来,习惯与剑为友的少女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抚面前的小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双大大的眼睛止不住的掉下眼泪来。

可人心下悔恨,不住的责怪自己一时嘴快,竟和一个孩子逞口舌之利,将心无外物的淡然抛去了九霄云外不说,还让这盟中上下都格外照料的少年哭个不停,当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过了许久,只听到少年用哭哑了的嗓音喃喃着,“⋯⋯小雨哥哥⋯⋯他一定是不要我了。”

不过才十多岁的少年,话语里却带了深重的悲痛。



“⋯⋯小雨不要毛毛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