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洄从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

既见君子


【……我原本真的只是想发一块小甜饼】

         日月星辰,只在一人眼中。

         穆玄英看着许久不见的兄长,蓦地想到了这样的词句。
         月下那人穿着一身张扬的红襟白衣,缎子似的黑发长而柔顺,自然的覆于肩背。窗外沉沉夜色衬得那容颜竟比如水月色还要皎美几分,就像文人墨客绘出的工笔画。
         思及莫雨哥哥那冷厉的风格,穆玄英不禁笑出声来——若是被江湖上的侠士们知道他用‘皎美’这样的词语形容恶人谷杀伐果断的少谷主,定会觉得自己头脑有些毛病吧。
         从武王城的主殿中出来,被穆玄英一路拉着避开夜巡的天罡卫,直到入了这处格外僻静的小院,蓝衣青年好像仍然不大放心,查看一圈后一把将莫少谷主推入了房中才松了一口气。
         莫雨一直颇为配合的由着他折腾,此时也有些意外,怎么几月不见,这小子行事如此小心谨慎起来。
         见到自己的哥哥也不先表示一下欣喜,反而一脸凝重让他误以为对方已然是完全进入了据点守将的角色,不当他是莫雨哥哥了。
         然而莫雨还没开口,穆玄英却突然笑出声来,见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幽幽的盯着自己的那人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穆少盟主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莫雨哥哥不要怪毛毛,这武王城不比其他据点,不仅是守卫昼夜轮替站岗防守,驻扎于此的浩气精英也是多了数倍,只有毛毛这处小院僻静些许。”
         莫雨神色淡淡,“我看这防守倒不见得有多严密,若真如你形容一般,从踏入城门时便该被你的守卫们抓获,此刻应该在大殿中听凭穆少盟主的处置才是。”
         穆玄英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莫雨哥哥的身手岂是一般人可比的?能胜过雨哥且轻松制住雨哥的,怕是只有谢叔叔或者王谷主了。可我们功夫虽不及你却人数众多,若真的短兵相接,合众人之力也是能困住大名鼎鼎的十恶之一的,雨哥就是武功再高也免不了受伤,何况……”
         我绝不会与你为敌。
         “何况什么?”莫雨其实早已知晓傻毛毛是怎么想的,明白他是不愿自己与他浩气同袍发生冲突,可傻毛毛忽闪的眼神太过可爱,做哥哥的忍不住想逗弄一番。
         穆玄英挠挠脑后的马尾,支支吾吾倒不似方才坦然,“何况……何况我担心莫雨哥哥,不愿莫雨哥哥受伤……毛毛更不愿与莫雨哥哥为敌。”
         这番话说到莫雨心坎上去了,毛毛果然还是小雨哥哥的毛毛。无论是在浩气盟亦或是别的什么地方,穆玄英都还记得他的莫雨哥哥。
          “……几年前在苍山洱海,我……毛毛不应该叫莫雨哥哥莫大侠,莫雨哥哥如今也不要叫什么穆少侠了,听着好生别扭。”在兄长面前向来藏不住心事的少年人,索性将心中纠结全说了出来。
         莫雨此时心情格外愉悦,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许多,“哦?毛毛还记得这事?那后来你我多次遇见,为何不说?”
         虽是发问,但带着一抹宠溺,莫雨其实并不在意问题的答案。
         穆玄英却睁大眼睛看着他,认认真真的解释起来:“后来数次在江湖上与雨哥相遇,皆没有可以好好说话的机会,我那时年少,更不懂莫雨哥哥为何要生气,直到……直到今晚听到雨哥叫我‘穆少侠’,才发觉真是别扭得紧,难怪雨哥当年会生气了。”
         莫雨耐心的听他说完,伸手拽住那高高的马尾轻轻一扯,“我还以为毛毛长大了,急着与我这大恶人划清界限呢。一别许久,今晚见我第一眼不是表示惊喜,想来是莫雨哥哥自作多情了,毛毛有更看重的人和事,已不会再记挂着稻香村里的小雨哥哥了。”
         ……怎么还有些哀怨?
         被抓住马尾的青年一惊,忙不迭的拉下那只作乱的手,用两手紧紧捧住,“莫雨哥哥真是误会毛毛了!方才确实不是叙旧的好时机,我可不想孤身夜探武王城的莫雨哥哥有来无回!”
         瞥一眼被握住的那只手,莫雨并不急着抽回,傻毛毛这紧张的样子还是跟小孩子一般。
         莫少爷心情舒畅,面上也带了笑意,微微倾身,凑近那双清亮的眼睛,声音低沉,“那毛毛可有想念莫雨哥哥?”
         被莫雨深邃的眸光锁住,让穆玄英有种想就此沦陷的错觉,他听见自己结结巴巴的回答,“当、当然是、想想念的、”
         眼前的人骤然绽开昳丽的笑容,穆玄英一时错不开眼,只觉得耳廓有些发烫,两颊也添热意。
         看着青年白皙的皮肤染上嫣红,整个人还呆呆的看着他的样子,莫雨觉得这三月的夜也变得可爱起来。
         他对着朝思暮想的人低低道:“毛毛,毛毛,莫雨很想念你。”
         所以才会在夜晚孤身一人前来,不过是因为想念那一声‘莫雨哥哥’了。
         不过是因为太过想念傻毛毛了。

         莫雨深深的凝视让穆玄英禁不住着迷,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儿才找回神来,一把抛开刚才一直被他捧在怀里的那只手,连连后退,甚至撞到了房中的木桌。
         “啊!”穆玄英未曾留心,后腰重重磕在了桌角上,一时间疼得不得了,眼角都沁出了泪珠子。
         此番变故倒让莫雨大吃一惊,一把将他揽过来,拨开绣着云纹的蓝色披风,就要去解他腰间的系带。
         另一只手在后腰一阵摸索,“毛毛……”
         穆玄英吃痛归吃痛,可猝不及防被人抓住还扯开了腰带,下意识便要去躲开莫雨的触碰。
         小时候兄弟俩曾相依为命十多年,流落江湖的时候莫说是腰背,身上又有哪一处是对方不曾看过的,只是当初年纪小便觉得同性间的触碰没什么。
         如今两人虽然依旧亲密无间,可早已不是稻香村的小小童子了。
         穆玄英只觉别扭,怎么也不好意思让莫雨更近一步,伸手推拒着抱住他的兄长,整个人向后缩去,哆哆嗦嗦道:“没,没事的。”
         “没事个鬼。”莫雨顿时生气地按住怀里不断挣扎的人,一把拽下那碍事的外衣,掀开白色里衫的下摆,伸手探进衣物之中。
         冰凉的手指接触到温热的皮肤,略大的温差让两人皆是一震。
         穆玄英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后腰被莫雨触碰的地方激起一阵颤栗,这样陌生的滋味让他不知所措,竟是停下了推拒也忘了挣扎。
         怀里的人突然安静下来,莫雨有些意外,仔细的揉着方才磕着的那处地方,感受到怀中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一直轻柔的停在腰窝的手指却留恋于手下良好的触感,变得不安分起来。
         眼前是毛毛还带着细碎泪珠的俊秀容颜,纤长的眼睫微微颤动,额发凌乱散开,此刻更显得乖顺。
         莫雨心中一动,胸腔烧的滚烫,使得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朝思暮想的人近在眼前,就这么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夜色中有什么呼之欲出。
         莫雨深藏在心里的某种情愫强烈到占据了理智。
         穆玄英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沾染了滚烫的热度,就连脑子也烧的不大好使。他缓缓将头靠在了莫雨的肩上,伸手轻轻搂住了莫雨。
         莫雨深邃的眸光彻底暗沉下来。

—————————————————————
我一直很纠结毛毛对莫雨的称呼,已经被游戏里的“雨哥,莫雨哥,小雨,小雨哥哥,莫雨哥哥,莫雨大哥,大哥”整得晕头转向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