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洄从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

梦魇


(四)
   
         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便是过去了,多念无益。

         很多关心他的人都这么告诉他。
         青年刚醒来的时候,脑中一片空白。他打量着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却无奈的发现没有半点印象,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
         他甚至想不起自己是谁。
         捧着药碗走进来的药童惊得摔了那珍贵的伤药。
         褐色的汤汁混合着洁白的瓷片,色泽强烈的反差触目惊心。
         一身铠甲的长者立于他的床前,长久的沉默。不大的屋子里站满了人,却安静的可怕。
         军师告诉他,"当时所有的人都吓坏了,玄英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谢盟主在你昏迷的那段日子像是苍老了十岁。"
         青年笑得有些腼腆,"让各位前辈担心了,玄英心中着实不安。"温润的模样和曾经的穆玄英相差无几。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是穆玄英。
        他弄丢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那是穆玄英生命的一部分,是他活在世上的依靠。
        有些人是不可以被遗忘的,而他忘记了穆玄英最重要的回忆,便算不得一个完整的人。
        他茫然的想着,莫名的笃信也许过去的那些人和事,才是穆玄英真正怀念的。


(五)
 
        穆玄英又一次梦到了枫林。
        沉沉睡去之前,他有些期待地想:若是能一直在梦中见到他,便也是不错的了。
        哪怕记不起他的名字,却是莫名的熟稔。
        令他抑制不住的生出怀念。
        这一次,一袭红襟白衣的男子独自站在崖边,枫叶飘在他苍苍白发上,穆玄英觉得有些刺眼。
        呼啸而过的山风将白色的衣角掀起,鹤发青年背对着他,仿若要乘风归去。
         红色的枫叶不断蹁跹坠落,划过他的衣领,划过他的白发,让那修长的身形染上了无尽悲伤。
        那么的寂寥。穆玄英心中一痛,因那个人落寞的背影感到难过。
        他向崖边的人走了几步,看着白发男子摊开手掌接住一片红叶,斟酌着开口。
        “……你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落寞。
        “你要找什么人吗?”
        他为什么离开你?
        “你是谁?”
        我认识你吗。
        是我忘了你吗。
        梦里的人当然没有回答他。
        穆玄英并没有因此生气,他伸出手,轻轻触摸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容,纤长的睫毛覆在幽深的眼瞳之上,竟掩去了几分张扬和戾气。在那下面,漆黑的双眼平静、深邃,安静的看着穆玄英,带着某种入骨的疲倦。
        就好像有一个人站在没有星辰的夜空下,就那样独自站着,过了千年,万年。没有光,没有声音,甚至没有时间。
        穆玄英突然懂了。 孤独。在他的眼睛里的,是孤独。
        你为什么感到孤独?

        梦境的最后,漫天的红色枫叶烧成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大火,一点一点吞噬了眼前人白色的衣角。
        他眼睁睁看着,想要拉住那个人的手,却无能为力。

        “不!”
        穆玄英挣扎着从梦魇中惊醒,冷汗湿透了衣衫,心痛的感觉是如此真实,他清晰的听到从自己记忆深处传来的不舍的呼喊。


(六)

        夜幕深沉,岁月静好。
        星光落在他散开的长发上,像某个人温柔的望着他的眼神。


——————————————————————————————
收尾的过程好艰难,但愿我能在下一更完结时把要表达的内容交代清楚(T_T)

by:寻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