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洄从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

白首

                            

第一章 凛风



        穆玄英少年时也背着一众长辈偷偷看过几本志怪小说,不时被书中吊诡异事勾起好奇心。
        他从前在杂书中时常瞧见一夜白头的桥段,总认为太过荒谬,不过是著书人牵强的形容附会。有人因忧思难解而愁白了头发,虽然十分动人,但毕竟不合常理。
        直到他自己一夜白头。
        青年满头墨发未束,如他的兄长一般随意披散着,蓝衣染血,跪在雪地里的身影颓丧得全然不似往日意气风发的模样。
         他就这样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坐了一夜。
         天罡卫们默默的守在远处,没有人敢上前,他们的少主安静的像是睡着了一般。
        天亮的时候,天罡卫们惊骇的发现,少盟主漆黑的长发,被昆仑的霜雪染成了白色。
         黑夜寸寸败退,白昼再临人间。
         穆玄英三千青丝寸寸成雪。
         可他却恍若未觉,仍然静默的跪在凛风之中,目光专注的落在怀中人精致的面容上,哀伤而温柔。无论他如何呼唤,那双熟悉的深邃眼眸都不肯再睁开,再宠溺的注视着他。
         再也不肯看他一眼。
         “莫雨哥哥,昆仑的雪真大啊。”一缕银发垂落在怀中人的脸颊上,穆玄英顿了顿,“你现在可不能再用年纪来欺负人了,你看,我这样子看上去可比你大多了。”
        莫雨沉默的闭着眼,并没有如以往嬉闹时揪住穆玄英的马尾逗他逼得他求饶。
        穆玄英不死心,“小雨!莫雨!莫雨大坏蛋!你再不起来,以后我就不当你是哥哥了!”
        天地之间唯有白雪继续落下来,没有人答话。
        “莫大侠!莫恶人!莫少谷主!”青年咬了牙,声音有些沙哑。
        他颤抖着手将睡着的人抱得更紧,交握的手指扣的指节都发白。
        "呵……果然,你还是怨我。"来自冰原的凛风呼啸而过,冻进了人的心底,青年沙哑的嗓音似乎也被风吹得发抖,虚弱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要倒下。
        可他固执的睁大眼睛盯着莫雨紧闭的双眼,生怕错过了眼睫一点点微小的颤动。
        他一遍一遍的念着莫雨的名字,始终觉得着一切都不过是兄长跟他开的一个玩笑,就像莫雨从小喜欢捉弄毛毛一样,都只是哥哥擅长的把戏罢了。
        无论是在稻香村,还是流落江湖的十年,小雨哥哥从来没有丢下过毛毛。虽然莫雨喜欢欺负毛毛,可是容不得外人弄伤毛毛一根手指头,只要小孩的眼泪一掉下来,哥哥就会立刻冲上去把挡在毛毛面前的阻碍除掉。 那时候他们并没有强大的力量,所以莫雨往往都会被身强体壮的家仆打得遍体鳞伤,身上青紫的伤痕吓坏了毛毛。但下一次,莫雨依然若无其事的把包子递给毛毛,哪怕额上溢出鲜血的伤口很疼,也没有皱一下眉头。毛毛双手捧着包子,小心翼翼的咬一口,却像是被那温度烫到了心口,急忙转过身,用手背揩去眼睛里溢出的泪水。
        那时候,那个时候,毛毛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和小雨分开。
        傻毛毛不懂什么匡扶正义身守浩气的大道理,只是单纯的相信亲人就应该永远在一起,就像在稻香村的时候秋叶青姐姐给他念过的那些话本一样。毛毛也会和莫雨哥哥一起变老,直到变成满头白发的老爷爷。
        毛毛只想跟着小雨哥哥,永远跟在他身后,永远不放开拉住他的那只手。
       





————————————————————————
说挖坑就挖坑!😂

评论(1)

热度(18)